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金融

哪部歌剧反派演得太逼真部队规定战士看前弹

2019-01-31 11:02:14

那部歌剧反派演得太逼真部队规定战士看前子弹要退膛

核心提示:据说愤怒的战士差点向演黄世仁的陈强开枪,此后部队首长规定,观看《白毛女》必须子弹退膛。

本文摘自:《光明》2015年07月31日第13版,作者:李云雷,原题:《白毛女》:风雨七十年

1945年4月,歌剧《白毛女》在延安公演,观众中有毛泽东、周恩来、刘少奇、朱德、陈毅等中央首长。首场公演盛况空前,因为戏票紧俏,陈赓将军是坐在窗台上看完演出的。该剧的创作团队和演员们收获了雷鸣般的掌声。今年,歌剧《白毛女》走过了70年的历程,已是中国民族歌剧史上的一座高峰,除了仰望,还须纪念。

一部歌剧的诞生

歌剧《白毛女》缘于 白毛仙姑 的传说:1940年,在河北北部一个山村中,村干部和村民都很迷信,说曾在庙里看到过 白毛仙姑 ,要他们每月初一、十五上供。于是,区干部带人夜里到奶奶庙捉 鬼 ,终于逮住了这个 白毛仙姑 。经审问才知道, 白毛仙姑 原来是一个贫苦人家的女儿,被村中的恶霸地主以讨债为名逼死父亲,抢掠回家,后来地主要续娶新人,想阴谋害死她。她设法逃到深山,一住多年,因缺盐少吃,全身发白。她常到奶奶庙去偷贡品,被村人看见,称为 白毛仙姑 。区干部告诉 白毛仙姑 ,世道变了,将她从山洞中解救出来

白毛仙姑 的故事有不同的版本在晋察冀边区流传,《晋察冀》、作家林漫(李满天)写出故事《白毛仙姑》,寄给了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院长周扬。1944年5月,西北战地服务团回到延安,也将这个故事带到延安,引起了延安文艺界的重视。周扬提出把白毛女的故事改编成一部新型歌剧,作为向中共七大献礼的剧目。剧本最初由邵子南执笔,他是按秦腔脚本创作的,周扬不太满意,觉得 没有走出旧剧的窠臼 。在修改过程中,邵子南与创作组发生争执,退出了创作组。剧本改由贺敬之、丁毅执笔,这就是1945年4月上演的版本。

演出过程中的几个小插曲不能不提:当黄世仁在白虎堂向喜儿施暴时,首长席后面的几个女同志失声痛哭;当幕后唱起 旧社会把人逼成鬼,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的主题歌时,掌声经久不息。座中的毛泽东、朱德、周恩来等中央首长也深为感动,毛泽东在喜儿唱出 太阳底下把冤申 时,眼里闪出泪光。第二天一早,中央办公厅便向剧组传达了中央领导同志的三点意见:第一,主题好,是一部好戏,非常合时宜。第二,艺术上是成功的,情节真实,音乐有民族风格。第三,黄世仁罪大恶极,应该枪毙。创作组吸收了来自党中央的意见,以及来自群众的大量建议,对剧本做了数次修改,才形成现在的版本。

集体创作的佳话

歌剧《白毛女》的成功,部分缘于 白毛仙姑 故事的传奇性,但更主要靠的是当时鲁艺的文学艺术界精英组成的创作团队,他们相当年轻,具有鲜活的创造力。他们将来源于生活的 白毛仙姑 的故事,进行艺术上的构思、提炼与升华,赋予了这一故事新的主题与新的艺术形式,使之焕发出了全然不同的生命力。在贺敬之的《〈白毛女〉的创作与演出》中,我们可以看到,关于如何改编曾有不同的意见,一种意见认为这是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 神怪 故事,另一种意见认为可以作为 破除迷信 的题材来写。但是, 仔细研究了这个故事之后,我们没有把它作为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 神怪 故事,同时也不仅仅把它作为一个 破除迷信 的题材来处理,而是抓取了它更积极的意义 表现两个不同社会的对照,表现人民的翻身 。这就是 旧社会将人变成鬼,新社会将鬼变成人 这一全新主题的提炼,使之从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具体事件,成了一个能反映时代变化本质的典型故事,一个新的中国故事。

宁波水晶头生产厂家
三明市泳衣童装套装
河北玻璃棉保温管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