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教育

九旬国民党老兵去世抗日经历至死未被官方承

2018-09-21 22:56:27

九旬国民党老兵去世 抗日经历至死未被官方承认

生平简介:出身从化钓里村农民家庭,1935年参加国民党军队64军155师,任师部直属无线电排班长,1938年5月参加兰封会战(徐州会战的一部分),同年参加武汉会战,1942年退伍。“文革”期间,毁掉了包括退伍证等一切身份证明,仅留一个军用水壶。

按照中国人的习俗,老人在98岁高龄去世,属于白喜事。从化的郭锦扬老人在生命的最后两年,确实是心情大好的,志愿者和媒体的探望,让他误以为自己抗战老兵的身份得到了官方承认,儿女们也不愿戳破这个美好的误会。事实上,由于缺乏相关证明,前国民党籍士兵郭锦扬的抗日经历至死也未被官方承认。

昨日7时左右,郭锦扬在从化钓里村的家中去世,按村里虚岁的算法,他终年98岁。

美丽误会

志愿者送的勋章给他安慰

三四年前,郭锦扬的身体就开始一日不如一日,肺气肿、心供血不足和严重的氙气,让他很难站立和说话,每天在一个约6平方米的土房内坐着,困了就睡,醒来接着坐。

子女的生活也都比较困难,提供给郭锦扬的医疗条件有限,小儿子郭焕舒说,只要父亲一难受,就给他吃7块钱一瓶的复方甘草片,这也是老人唯一的药物。

今年4月初,郭锦扬由于肺部疾病住进医院,9日那天,老人流着泪要求回家,儿女们将他接回

九旬国民党老兵去世抗日经历至死未被官方承

。昨日,这位钓里村最高寿的老人去世了。依据村里习俗,去世当日,郭锦扬的遗体被抬到祠堂,家人和族人共同守护一晚,次日遗体将送去火化。

家人说,郭锦扬去世时是满足的,由于年老而多少有些糊涂的他,将志愿者给他佩戴的勋章,当做是政府对他抗战老兵身份的认可。

两年前,一群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者找到了郭锦扬,当时的郭锦扬还能说出“国军64军155师”的番号,还能回忆部分战时的长官和场景,志愿者们结合史料,内部认定郭锦扬是抗战老兵。志愿者组织每月给郭锦扬的300元,让郭锦扬觉得是政府的补贴,高兴时他还会拿着300块钱,问儿女们“你们缺不缺钱花”。

事实上,郭锦扬一直到去世都没有被官方认定为抗战老兵。士兵证、退伍证等凡是能够证明郭锦扬投过国军、打过侵华日军的东西,都在“文革”期间被郭锦扬付之一炬。

“之前欺负我们的时候,说我爸爸是国民党,现在我们要证明他(指郭锦扬)是国民党了,又不行了。”小儿子郭焕舒表示对此无法理解。

可一个无奈的现实是,现在的确没有文字资料可以表明,郭锦扬是国民党籍抗战老兵。尽管郭锦扬的描述与史实相符,尽管村里开出了证明,尽管全村人都知道村里有个国民党士兵。唯一算物证的大概就是一个美式军用水壶了。

如今郭锦扬走了,郭焕舒希望将水壶作为抗战物品捐出去。

从军7年

忘不了李汉魂送的“三炮台”

根据郭锦扬及家人的回忆、村里人的旁证和南都翻阅的史料,大致可以勾勒出98岁郭锦扬的一生。

客家人郭锦扬,1917年农历十一月出生,几代务农。作为家中独子,他本可在1935年的国军征兵中“躲过一劫”,然而同村的一名有钱人,买通征兵者,强行将郭锦扬拉走,替自己服兵役。

也许是同村族人郭甘霖在电台系统当官的缘故(郭甘霖后任国民政府广东省电台总长),郭锦扬等一行同村人都在64军155师当上了通信兵,郭锦扬任师部直属无线电排班长。

1938年,日军逼近中原地带,郭锦扬随军到河南商丘。郭锦扬所属的155师接64军军长李汉魂命令,攻打罗王火车站,无线电排的设备架设在离战场不足500米处,“在房门口就能看见士兵冲锋,炮弹曾在他面前将战友炸死。”郭锦扬生前曾这样回忆。

根据史料,155师后曾经参加1938年的武汉会战和之后的广州保卫战,但郭锦扬对这两场战役记忆模糊。

1939年11月,广西南宁在桂南会战中丢掉。郭锦扬生前曾回忆,次年10月,光复南宁的消息,是他送给原64军军长、时任广东省主席李汉魂的。看完电报的李汉魂,突然大力拍了一下桌子,让并不知电报内容的郭锦扬着实吓了一跳,但随即一颗悬着的心就放下,南宁光复了,李汉魂给这名通信兵烟抽,“三炮台”,这让他一辈子都记得。

身份障碍

受审查后烧掉退伍证勋章

1941年,抗日战争如火如荼进行。念及家中只有母亲和妹妹,郭锦扬向一名长官请求退伍,被拒绝后,心急的郭锦扬突然给对方跪下磕头,对方心软了,答应放行。

次年,郭锦扬回到了阔别7年的从化钓里村,他拿着手榴弹冲到财主家,要为这几年的炮火生活讨个说法,后来村民劝架、财主求饶,才算平息此事。

火爆的脾气几乎持续一生,在1949年后的历次运动中,郭锦扬从不避讳自己国民党士兵的身份。因为在工分、分粮食、儿女读书等事情上,村人口中“残渣余孽”的他受到颇多欺凌,妻子每每都怒斥郭锦扬,要求他低调一些,但性格倔强的郭锦扬毫不避讳,并以给孩子讲自己参军经历为乐。“万幸”的是,退伍较早的郭锦扬没有参加过内战,没有被批斗、没有挨整,但“文革”中,郭锦扬还是因国民党士兵的身份受审查,经常被三更半夜叫来问话。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。”激愤的郭锦扬烧掉退伍证、勋章等物件。

去年,民政部出台了针对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的政策,郭锦扬对儿女说,倘若不能被承认身份,“死都不瞑目”,为此儿女们四处打听如何能够恢复父亲的身份,但每次递交的材料都石沉大海。

直到昨日,98岁的郭锦扬去世,抗战老兵的身份也没有得到官方承认。

采写:南都 张钊 摄影:南都 黎湛均

(原标题:九旬老兵长逝 半生渴望正名)

楚天金报为张稀哲这个有梦想的人点赞分泌物
大热天1群人跑到1家叫他山记的茶馆聊起了
黑科技的烦恼谷歌模块化手机Ara发布延期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