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如今传统服装业的三大痛点3D智能打印代替

2019-02-03 10:26:46

如今传统服装业的三大痛点 3D智能打印代替手工打版

近年来,服装行业深受高库存和销售疲软问题困扰。据统计,截至2014年底,在77家纺织服装业上市公司中,有69家公司存货过亿元,占比近九成。其中,海澜之家、报喜鸟等男装企业存货超过10亿元。相形之下,红领在2014年以零库存实现生产、销售、利润指标均同比增长150%以上。

3D打印、O2O、C2M、大数据 当这些互联热词与传统服装产业结合,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?2014年,销售收入约20亿元,实现200%增长,个性化定制产能达100万套/年,这就是青岛红领集团交出的 互联+工业 试验成果。

早在2003年,红领从一家传统OEM代加工厂商开始了转型之路,专注于服装的个性化定制。

当时,红领做了一个让大多数企业无法想象的决定 将美国纽约市场作为试验的大本营。通过十多年的努力,红领从每天生产十多套定制化的服装,到每天可以生产两千套。红领逐渐找到了发展方向,以及继续存在的价值。

在美国发展的如火如荼之时,董事长张代理一直不允许拓展国内市场,而是不断对工厂进行改造和试验。用他的话来说: 如果没有真正优质的产品,市场拓展得越快,实际上消亡得也会越快。

2014年,红领第一次走进中国人的视野,开始尝试拓展国内市场。但这一次,红领震惊了整个传统服装行业,一时间,它成为转型升级的典范。

传统服装业的三大痛点

1995年,红领集团正式成立。事实上,红领所处的服装定制产业面临着三大痛点,而转型也是希望能摆脱这些困扰。

第一,中国制造经历了相当一段的繁荣期,当然这个繁荣主要来源于人口的和政策的红利,当这些红利慢慢消退,成本优势也在逐渐消退。

成本不具备优势,又没有核心技术,在这场经济大潮中,究竟应该回归那里呢?回归市场和客户需求的原点,真正围绕客户的需求,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,而不是简单提高效率,降低成本,就能够生存下来,所以这是制造业的第一个痛点。

第二,成衣行业无法逃离库存这一痛点,大部分企业赚来得钱都变成一堆库存。为什么成衣行业有这么多库存呢?从两个角度上分析,一个是供应链的角度,成衣行业的运作规则是:通过研究明年的流行趋势和往年的销售数据,提前一年研发产品;再找面料、辅料生产厂家,一般起订至少800米的面料;再找到成衣厂家,同款衣服至少起订800件。因此,当推出一款产品时,至少要满足这两个最低起订量。所以,库存便已经存在。

而从研发系统看,ZARA创造了服装行业的奇迹,它把设计师体系变成了买手模式,把全世界各大品牌店、各大卖场销售最好的衣服,做局部修改后下单生产,十个工作日可以上架出售。所有服装企业都在感慨其背后强大的供应链。

另一个角度是价位,服装行业的潜规则是,在面料费和加工费的成本上,服装品牌的零售价会乘以5到10倍。其实,当成本100元的衬衣,零售价到1000元的时候,500元已经是库存。如果再平摊经营渠道的营销、管理费用,商家也没有赚钱,所有的费用都转嫁给消费者,所以这是传统成衣行业很重要的痛点,价格节节升高,商家也没有赚钱,消费者也为此买单。

第三,从定制行业所具备的特点来看痛点。首先,对经验的依赖性特别的强,包括量体和打板。其次,花费时间长,成本高。

而红领已经摸索出一套可以解决这一系列痛点的方案。

3D智能打印代替手工打版

显然,红领是率先在传统服装行业加入互联思维的创新者。当互联行业的发展进入加速期,红领集团创始人张代理便开始着手建立数据库,用了11年时间,投入2.6亿元资金,建立了自己的大数据系统,并推出订单提交、设计打样、生产制造、物流交付一体化的RCMTM(Red Collar Made to Measure,红领个性定制)互联平台。

通过RCMTM平台,客户可以在上参与设计、提交个性化正装定制的需求,数据立即传到制造工厂,形成数字模型,由计算机进行打版,此后的裁剪、缝制与加工、成品检验与发货则由人工完成。而这整个周期,仅需要7个工作日,而一般传统的服装企业需要至少一个月交货。

RCMTM平台的关键是用3D智能打印代替手工打版。

一般服装定制要经历量体、打版、剪裁、缝制、试穿、修改等步骤,基本由手工完成。而且服装定制对量体师、打版师的经验要求很高,红领集团总裁张蕴蓝举例,早在五六年前,国内打版师的最高年薪已经达到3000万。

高人力成本必然带来高商品价格,服装个性化定制也因此成为少数人的 专利 。

所以,传统渠道服装的零售价一般在成本价的5 10倍,而红领研发了一套量体方法,员工那怕没有任何经验,经过五个月的培训也能变成量体师。而大数据和3D打印的应用则使得制版工作由机器完成。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融合大大降低了红领的生产成本和人力成本,因此其定制产品的生产成本仅比批量生产高出10%,加价率仅为2倍,让顾客能够以相对便宜的价格享受到高品质的个性化定制产品。

对于红领而言,所谓的个性化是体现在两个维度,一个是款式的个性化,可以从面料、领子、袖口等各个方面让衣服视觉上呈现个性化的效果。另一个是形体的个性化,真正个性化定制的服装,是根据每个人个性化的体形来打造一个独一无二的版,可以掩盖人体的不足,发挥人体的优势。

过去10多年,红领每年大约积累40万套西装制作数据,由此衍生的数据规模达到百万亿级。顾客只需输入身体19个部位的25个数据,系统便可以用制作建筑图纸的方式,自动生成最适合的版型,进行计算机3D打版。

不仅如此,顾客还可以在平台上自主设计,自主选择自己想要的款式、面料、裁剪、纽扣的样式和数量、刺绣的内容,甚至每一处缝衣线的颜色和缝法,进行真正意义上的个性化定制。通过款式数据和工艺数据囊括了几乎全部的设计流行元素,能满足超过百万万亿种设计组合,覆盖99.9%的个性化设计需求。

除了满足个性化,红领还可以大规模的批量生产,在张蕴蓝看来,如果不能随意的增减生产数量,就没有真正把个性化融入到工业化生产中。

事实上,红领另一个突破点正是改造了生产和组织流程,实现大规模化的定制生产。红领的客户可以在全球各地可以通过系统设计衣服,然后直接连接工厂进行下单。

以一个订单为例,会以订单信息作为核心线索,在组织节点进行工艺分解和任务分解,以指令推送的方式将分解任务推向各部门,以基于物联技术的数据传感器,持续不断地收集任务完成状况。通过全程数据驱动,传统生产线与信息化深度融合,实现了以流水线的生产模式制造个性化产品。

目前为止,红领一年可以生产一百万套个性化定制的产品。

三角梅公司
宁津县蒙古熟羊肉
碳晶电地暖价格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